我讲述的是所有你们不曾想象过的罪(脑)恶(洞)

Hannigram渣写手,他们属于彼此而OOC属于我(雾)

头像是自己写的,欢迎约字(吃土星人静静说)
 
 

【Hannigram】小镇来了两个陌生人 04

依然是一家三口的日常生活~

03/圣诞番外
————Enjoy it!—————

“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我背着书包,愤愤不平地想,不就是把古龙水换成了Will的须后水,至于这样报复——让我去上学?好吧,我承认自己还“不小心”打开了他俩放润滑液一类情趣用品的暗屉,往里面家了一点点,就一点点,我想连一滴都不到的辣椒油。

这可能间接(或者直接)导致原本和我站在一边,抱着我口口声声说“Abigail,我不会让你去学校遭那份罪。”的Will一夜过后,不,半夜我就听见了他“明天就让她去学校!”的怒吼。

这些不都是小事情嘛,干那么较真呢?呵,男人。我把书包甩到草地上,顺势躺下并闷闷不乐地想。是的,我又逃学了,这甚至称不上逃学,因为我还没去到学校报道。为什么我所有的监护人都试图通过把我送进学校以达到对我进行管教的目的呢?这样只会让我更加离经叛道,他们怎么就不信,非要闹到最后只有你死我活的结局吗?顺手从衣服内袋掏出蝴蝶刀把玩,我已经被学校开除七次了,可能即将迎来第八次,不过前提是我愿意去学校啊,嘻!

就在我晃啊晃,快要睡着的时候,一抹巨大的阴影笼罩了我:“Will?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Will脸上闪出一抹不易觉察的微笑:“我就是置顶。现在,跟我回家,我们好好谈谈关于上学的事。”

“我不!”我从地上爬起来,双手抱在胸前盯住Will。

“跟,我,回,家。”

“我就不!”

于是Will对树的方向使了个眼色,Hannibal不知从哪冒出来,双臂束住我并把我搬到了汽车后排座上。Will拎着书包走来,坐在副驾。

为此我气得一路都没有说话...其实是他俩一直沉默,搞得气氛太严肃让我不敢张口。和他们正面刚是不可能的,大脑飞速运转,最后得出的结论是:面对回家后的家庭会议,我最好安静如鸡。

“说吧,为什么不想去学校?”Hannibal拍拍长桌尽头的椅子示意我坐下,随后和Will一起坐在两侧,他们的目光如炬,我觉得整个人都要烧着了。

“呃...你们知道的,”我相信自己的表情一定非常窘迫,因为Hannibal的眉头紧锁,而Will则高高扬起了它们。我吸了口气,用大概一个世纪的时间再将它们缓缓吐出,“你们知道的,我不擅长和别人交流,让我去学校,只会导致情况在'我受排挤—我打人—我受排挤'的死循环中愈演愈烈,在学校我倍感折磨,我控制不住地想杀掉他们,emmmmm,也许你们能理解?”我几乎是无意识地一口气说完了这些话,一时间我连赖以生存的心计都抛弃了,这让我不知如何是好,只得舔舔有些干燥起皮的嘴唇,小心翼翼地看着两位继父。

“唔…Abigial,我希望你明白,我们要你去学校,绝不是为了什么狗屁礼节。”又过了一个世纪,也许他们俩用这段时间在思维宫殿里进行了一次神交?总之,Will开口了。

在得到Hannibal强烈的眼神暗示后,他继续补充:“当然,礼节也很重要,但这不是我们让你去学校的原因,礼节,还有文化课,我和Hanni完全可以在家教你。让你去学校,正是因为我们要让你去面对,你不愿意面对的,这样你才能变得更强大。”

“正如Will说的那样,”Hannibal接过话,“他也曾不喜欢参与这些枯燥无味的社交活动,我的内心深处也并不愿与这些思想简陋的生物打交道,但是,一旦你把这些厌恶埋藏在心底,学会与他们相处,就再也不会被普通人所伤,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这是你的武器。善用这点,学校乃至以后的人际关系,不过是你的猎场。”

空气突然十分安静。

Winston跳在我的膝盖上,好像也在等待我的回复。

“好吧,我愿意去试试。”呼噜着Winston柔软的毛发,家的归属感让我放下心来。

他们舒缓的笑了,可我总觉得两人的眼底藏着更深的秘密,黑暗中,好像有恶魔在野蛮生长。

26 Jul 2018
 
评论
 
热度(29)
© Pop-Pop Corn 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