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讲述的是所有你们不曾想象过的罪(脑)恶(洞)

Hannigram渣写手,他们属于彼此而OOC属于我(雾)

头像是自己写的,欢迎约字(吃土星人静静说)

【Hannigram】Memories(213后/HE/严肃向)

  是地窖复婚的场景,自己默默脑补了一下杯杯当时在想些什么×

Ready?Go!

————

  威尔站在地窖潮湿的空气中,手里举着火把。

  他是来追寻汉尼拔的,那个空气中充盈着愤怒,鲜血,背叛,懊悔和爱的雨夜后,汉尼拔带走了他们本来可以拥有的一切:他们的女儿阿比盖尔,以及他们潇洒的亡命天涯。他甚至伤害了所有曾经的朋友。

  而这一切,都起源于他,威尔·格雷厄姆。

  他辜负了汉尼拔的信任,在计划中的一起逃走化作FBI找上门时的一句:“他们知道了。”

  然后,愤怒的风暴与心碎的血雨洗刷了巴尔的摩这座小城。

  汉尼拔用骨刀在他身体上留下了一个“微笑”,医院中醒来时,他看见已经死去的阿比盖尔流着泪告诉他:“他本来想让我们三个一起走的。”威尔明白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觉,但现实与虚幻好像也不再那么重要。曾经让自己逃避的幻像,威尔决定接纳它,与它共处。

  毕竟,这是他能找到汉尼拔的唯一途径了,从今天起,他开始正视自己的感情。

  于是他跟随着幻象,从立陶宛找到这里,佛罗伦萨。又到了这个墨汁般漆黑凝重的地窖。

  他知道,汉尼拔就在这里,和他呼吸着同一小片带着泥土气息的空气,从遐思到瞥见对方身影再追赶至此,威尔有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他经历了太多的幻觉,阿比盖尔陪伴他一路,他们进行着生魂与亡灵之间的交流。

  但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提醒他这是现实,在这个迷宫般的地下世界,他与汉尼拔越来越近。他并不着急去说些什么,对方亦然,他甚至还没有准备好就这样与既是爱人又是仇敌的汉尼拔见面,他们都需要对方的原谅,也需要对方的爱意。原谅与爱的唯一途径是杀死彼此,两人心知肚明。

  在黑暗中他攥了攥拳头,这让他感到放松,随后闭上双眼,让视觉被剥夺后的幻念包裹自己。

  回忆的钟摆转动,他看见条状的金光掠过,自己已经回到了杰克的办公室内。

  “别对我做心理侧写,你不会喜欢侧写后的我。”自己甩话后离去,留下一脸讪笑的汉尼拔与杰克面面相觑。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呵,汉尼拔被选为帮助自己的心理医生。

  “你是能为我捕捉房中蛇类的猫鼬。”汉尼拔说完,两人畅快地笑。这是在威尔狼陷的家,他们第一次独处。

  “我不关心你救的那些人,我关心的是我的朋友,你的个人问题。”汉尼拔语重心长,情真意切,那时他已深陷囹圄,汉尼拔是他最信任的人,又怎知所有的杀人控告都是对方一手策划的?

  “阿克琉斯屠杀了罗马全城,只为与帕特罗克洛斯一同征服希腊。”那是雨夜前的下午,两人在汉尼拔家中销毁证据,他明白汉尼拔话里的意思,但选择了沉默。

  用尸体做成飞蛾状“艺术品”被悬挂起,这是在汉尼拔立陶苑的老宅里,只是这样的案件不再由汉尼拔操刀,他甚至都不在现场,这是威尔的第一件作品,他的手因激动而微微颤抖。

  汉尼拔,你看到我的蜕变了吗?

  我想让你看到我的蜕变。

  It’s my becoming.是你让我成为现在的模样,成为我自己...成为你。

  他缓缓睁开眼,火炬掉落地面,熄灭,又是黑暗。

  “汉尼拔,”他低语,“汉尼拔!”他高呼,“我原谅你!”说出这句话是如此简单又如此困难,他像是用尽毕生的力气,踉跄着将要倒下。

  有双手从黑暗中扶住他,他嗅到了麝香与古檀的气味。

—— “我也是”汉尼拔在耳边低语。

——————
熟悉我的都知道,我平时不会用人物汉字名代替英文名
这其实是上次考试我写的作文(๑•̀ㅂ•́)و✧
本来是命题作文“心中的灯光”,得了54分
拔杯脑果然所向披靡hhh
没屁放了,希望你喜欢(比心心)

评论(4)
热度(54)
© Pop-Pop Corn 佐 | Powered by LOFTER